本末还真

人月双圆

楔子

秋夜,月圆。

夜晚的凉风绕过柴门的缝隙,钻进了柴火间。

看着已经结痂的膝盖和身上的淤青,贺岑不由庆幸,虽然深秋要挨冻,但伤口不至于发炎。

一身累累伤痕是今早留下的,为了那件事的第二次逃跑又失败了,如果今晚再失手,估计会被贺家打断了腿。

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那个仆人把她关在柴火间里,就算用链条锁上了,柴火间里还是有可以劈开门的斧头。

也许是有人指使,想破坏两家联姻的人收买了那个仆人吧?或者是对她有一丝怜悯又不敢违抗主人,想给她一线生机。

再等等吧,现在还有些仆人未入睡,还没到万籁俱寂的时候。
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