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emone

月下独酌

随缘写写

*被掰直的武当x性取向不明的华山
*华山是穿越的:p 现代人思维
*可能be
*有性别固有印象可以点x了

1
办成了华师姐交代的任务后,迎着仿佛永不停息的华山风雪,宁缺终于在黄昏时分赶回了门派。

刚下马便见到和自己同住一室的师姐殷萌急匆匆地朝她的方向跑来,气喘吁吁。

“哎呀宁缺你来晚了!齐师兄一个时辰前刚离开!”

宁缺今年十九岁,入华山已有九年。

她在这个身体十岁时来到这个世界,睁眼看见的便是一片纯白。

宁家灭门惨案唯一的活口,距离家乡最近的门派只有华山,十岁的女孩并没有多少体力,她想,这应该就是为什么原主人来到穷困又寒冷的华山,而不是去其他几个门派求助的原因吧。

然而这个处在极寒之地的门派,却让人从心底感到温暖。

无所适从而又茫然,陌生的身份——孤儿,陌生的环境——明朝,纵然心理已经是个成年人也对此感到恐慌和不安。

然而师兄师姐怜惜她身世凄苦,又加上她比同龄孩子早熟懂事许多,给予了诸多照顾。

不过入门仪式的时候依然被齐师兄诓进了冷水池里。

只是……

齐师兄而今却不在了。

“丫头,还记恨那件事吗?”

“从来没有记恨过,只是印象深刻罢了。况且,既是入门仪式,就该一视同仁,我不希望成为例外。”

这是师兄被逐出门派前,他和她的最后一段对话。

思绪到这里被突然响起的说话声打断。

“那武当萧明羽,似乎是喜欢你呢。今日又来华山打听你的消息。”殷萌师姐打趣着说,笑容暧昧。

宁缺的表情有点呆滞,从伤感往事到八卦绯闻的话题转移让她一时跟不上节奏。

不过她很快就整理好自己的思绪,“我不喜欢他。”只表明自己的心情,对对方是否喜欢自己的问题不置可否。

“真冷酷呀~我记得他似乎最初和你关系恶劣?” 没想到师姐居然并没有因为冷淡的回答放过她。

宁缺开始头痛。

她实在不想继续与人探讨自己和萧明羽的关系,她和一个单方面把自己当做情敌的断袖不想扯上关系。

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“师姐我好饿,我去厨房自己弄点吃食。”留下这句话的同时暗自蓄力运气,纵身飞跃,眨眼间便消失不见。

“哎——”



评论(2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