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末还真

人月双圆

睡觉

其实今天想好了后面的情节但是暂时写不出来了……手机码子还是比不上电脑码字速度 抓狂

放火 接上

她小心翼翼地攀着瓦,爬到了墙沿,她整个人紧紧贴着向院内倾斜的瓦片一侧,此刻她终于可以喘会气了,却发现墙外依然有光!
门外还有巡逻的守卫!
该死!这下她不敢多做停留,一直手悬在墙内提着灯笼,另一只手配合双脚缓缓移动。
快要接近另外一个院子的时候她根本不敢抬头,翻了个身,贴着另外一侧的瓦壁——那一侧的巡守抱着灯笼在走廊睡着了,她得抓紧这良机,再穿过这个院子就可以到达比较重要的,储藏粮食和嫁妆的地方。

一 放火

透过门缝,贺岑发现外面来来回回提着灯笼巡逻的护卫换班了,她有大概十分钟的时间。

“啪、啪、咔!……”

柴门用的木板非常薄,久经岁月风霜,没有费太多力气便被她砍出了一个洞,足够十二岁少女钻出去。

突然隔壁下人的屋里突然传出了对话声。

“什么声音?”

“大概是老鼠又在啃木头了吧,要不要去看看?”

“不管了,太晚了,咱们睡吧。”

“会不会是那小丫头要逃跑?她要是逃了我们就死定了!”

“不会的,那丫头哪有力气从那个房里跑出来,我们用锁链锁紧了门,窗户也是封死的。”

“……我还是去看看。”

糟糕!

巡逻的护卫估计要回来了,看见仆人的屋里冒着微弱的光,想必那人要提着灯出来……灯!贺岑急中生智,决定冒险一搏,她屏住呼吸身子紧紧贴着墙壁,待那仆人路过自己身旁背对她的那一刻用斧背狠狠敲向对方后颈!此刻她无意去管这一击是否会对仆人造成什么严重伤害,毕竟自身难保。

仆人连叫声都没发出便倒在了地上。

灯笼跌落在脚边,贺岑看着那灯笼仿佛看见了希望,连忙蹲下将其拾起。

这地方的建筑都是木质结构,属于易燃物,但是她必须找个比较重要的位置来放火,才能吸引到所有人的注意力,现在她还没走出属于仆人的院子,然而透过圆形的拱门,她又看到了提灯的巡逻护卫,这给她的行动又增加了难度。

怎么办?





女主终于定名了

就叫贺岑 哈哈哈

我不纠结名字了,开始把脑洞写出来。

修真设定,言情。

错句错字不管了,这是草稿性质的大纲。

楔子

秋夜,月圆。

夜晚的凉风绕过柴门的缝隙,钻进了柴火间。

看着已经结痂的膝盖和身上的淤青,贺岑不由庆幸,虽然深秋要挨冻,但伤口不至于发炎。

一身累累伤痕是今早留下的,为了那件事的第二次逃跑又失败了,如果今晚再失手,估计会被贺家打断了腿。

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,那个仆人把她关在柴火间里,就算用链条锁上了,柴火间里还是有可以劈开门的斧头。

也许是有人指使,想破坏两家联姻的人收买了那个仆人吧?或者是对她有一丝怜悯又不敢违抗主人,想给她一线生机。

再等等吧,现在还有些仆人未入睡,还没到万籁俱寂的时候。